格林文学
  1. 格林文学
  2. 其他小说
  3. 野犬
  4. 84. 番外二·邵骋x陆甘棠(完)
设置

84. 番外二·邵骋x陆甘棠(完)(1 / 2)

格林文学【glxsw.cc】第一时间更新《野犬》最新章节。

第八星系新一届元首选举期间,野火作为护卫队陪同几位候选人到各大区演讲拉票,期间因纯种派与反纯种派支持者起了不少次冲突,屡屡登上传媒热议话题榜。

这一次孟家作为有力竞选者,与酆家可以说是摆在了同一擂台上。孟家作为低调的纯种家族,如今家主打破纯种延续规则,娶了第一区新兴生态科技企业叶氏的话事人为妻,叶家从几十年前就在科研领域投入了巨大的成本,主要方向在生态技术农业与新能源开发,叶家祖辈虽然是平民出身,但擅长投资经营,这几年各项研发成果颇为丰硕,算是厚积薄发的典型,名下好几家附属生态公司在近几年也陆续在各自的专攻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叶氏就是和穆陆两家联手牵头的生物技术项目的合作企业之一,如今孟家竞选元首之位获得了议会上一票非纯种派议员支持,随着这三年来生物技术项目的落地,民间对孟家的支持声也水涨船高,渐渐竟好似要压过酆家一头。

而在竞选风暴中心的几大纯种家族仍没公开站队,新一任元首的态度决定了逐魄未来的方向,陆家却似乎并未太过紧张。陆毅这几年作风低调了许多,除却在议会上和各家势力周璇,在公开场合基本很少露面,他如今三十过半,婚约仍然没有动静,倒是陆家的那位小omega在这三年里与野火特种大队长的交往更为高调,陆家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公开承认也没有否认,态度十分暧昧。

如今野火已经在各大区建立了完善的竞争系统,每一年会在作训营中挑选出符合条件的新兵进行系统化特训,三年时间组成了十二支年轻的队伍,分别负责难度不一的特种任务。除第一区外,各区每支野火都特设了一位小队队长,但小队长权限并不高,一般用于接收军函和传达指令,其余任务仍然采取最初的随机制,以个人擅长的类型为优先,根据不同的任务指定不同的指挥官,往上所有行动都要经大队长安排。他们仍然直属元首,是整个第八星系唯一一支能被元首直接调动的队伍。

虽说如此,这几年里除第一区外的所有队伍都由邵骋亲自挑选选拔,因此明眼人都知道野火这个大队长的分量。邵骋在军部的地位特殊,一个杂种立足在一群纯种将领之间像是一个异类,却既不巴结,也不离群,他仿佛立于纯种那套心照不宣的体制外,只遵守绝对的秩序,这三年不断有人试图拉拢,纯种非纯种派别都有,但都被他无视了。

夜晚陆甘棠从逐魄离开,到家后冲了个澡,就接到了邵骋的电话。

邵骋一听那边动静就知道陆甘棠回了陆家住,他们住的公寓周围现在已经建设开了,夜晚没那么安静。邵骋出去快两个月了,这阵子因为选举的事一直在各大区执行护送任务,一次都没有回过家,听到陆甘棠的声音便问:“陆毅回第一区了?”

“嗯。”陆甘棠这几年也习惯了,只要邵骋不在,陆毅也不到第三区找辛怡枫,她就会回陆家陪陆毅,陆毅不喜欢她总是住外边,“辛怡枫最近好像也快要调回来了,这次回来估计就是准备接沈连的位置。”

沈连还有几年就退休,剩下的日子估计都准备为辛怡枫铺路,这对师徒倒是相见相惜。陆甘棠不担心辛怡枫,因为她还有陆毅兜底,虽然陆甘棠觉得辛怡枫并不需要,但未来第一区的权力更迭有大半起码都在他们可控范围之中。

陆家虽然并未公开支持过候选人,但他们都知道,陆家是要站在孟家这边的,早在当年他们选中叶家作为合作对象的时候就已经在为今天铺路。当初陆甘棠曾答应过酆俞年会把逐魄上交,前提是议会不再由酆家的势力把控,孟万成是个擅长韬光养晦的,他所求也与他们大致相同。

陆甘棠想到了第七区仍被看管着的库鲁,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把对方从第七区的地牢里放出来,交给孟万成。这是一次极大的冒险,也是一次试探,以陆家为首几个知道内情的家族都在等着孟万成会如何把库鲁用好,这是给孟万成就任元首前最大的一次考验,也关乎他往后是否能得到陆家一派的支持,在坐上那个位置前,孟万成需要证明自己是否有带领纯种破釜沉舟的魄力与维护未来两方平衡的才智。

见陆甘棠不说话,邵骋站在阳台下往下看操场。这一次护送任务他带着第七区的新队伍执行,今天他们在公使馆休息,队伍的alpha们还在夜训,让邵骋想到了自己刚加入野火的时候。那些小狼崽们透过夜色能察觉到邵骋的视线,对他们来说邵骋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目标,这个杂种alpha的特殊不仅仅是在军部,更是在他们这些被千挑万选出来的alpha心里,是他们这支特殊队伍里的传奇。

他们在邵骋的目光下训练得更加卖力,不想让邵骋在自己身上挑刺,却不知邵骋虽然眼睛看着他们,思绪却全不在那上头,突然对终端另一边的陆甘棠说:“这个月抑制剂补了吗?”

陆甘棠被打断了思绪,一时的怅然被拉了回来,笑了笑:“没,你不是过两天就回来了吗?”

邵骋听着陆甘棠的声音带了笑,神经也松弛了些,他不喜欢陆甘棠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陷入沉思,但他不会把所有掌控欲都展现在她面前。邵骋在月光下稍稍压低了声音,明明是没什么波澜的语气,却愣是被他问出了几分不正经:“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陆甘棠听到他这么问,瞥了一眼终端:“你比我清楚。”

邵骋说:“别忍着,要是有预兆了就回家待着,这两天别出门。”

陆甘棠的耳朵有些麻,大概是入夜了,也大概是他们的确久未纾解,陆甘棠躺了下来,问:“那我不出门,在家干什么?”

邵骋没有回答她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反问:“衣柜里是不是有我的衣服?”

陆甘棠的语气也跟着放慢:“有。”

他们也不是没在陆家过夜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回到顶部
设置